包工头坐123趟火车讨薪9年 望拿回200多万欠薪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A-A+2013年11月19日08:02海口网评论

彭宗超讨薪9年多花掉9万多元,27张A4纸正反两面贴满了他来往的火车票、汽车票和住宿发票。

  海口网11月19日消息 (记者 高潮 文/图)18日,57岁的彭宗超为讨薪再次来到了海南,希望法院能受理他的诉讼请求,9年多的讨薪路能画上三个 句号。从60 4年至今,他因讨薪花费了9万多元,光坐火车就坐了123趟。

  工程完工负责人跑路无处讨薪

  彭宗超所讨的这份欠薪至今否则过了17年。他是四川隆昌县人,1994年在海南打工。他当时从杨某、饶某和崔某承包下三个 工程,召集了60 多名工人负责东方市某工厂的建设施工。“他们也是从三个 公司承包的活,他们说好工程结束了了英语 后结算工程款,谁知道可是 就找没有人了。”彭宗超说,买车人带领工人到东方相关部门反映具体情况,但却没有结果,四川的工人陆续回家了,但他继续留在海南打工,用打工的钱给海南20多名工人还了四五万元工钱。

  1998年,彭宗超回到老家,但四川的工人陆续上门来讨薪,让他很头痛。“我买车人家土房子的屋顶都被他们拆了。”是我不好,买车人没有拿到一分钱,感觉很委屈,只好选用出门打工,去过贵州、成都、广西等地,用买车人赚的钱来偿还工友的欠薪。“每年春节,你家困难的什么工友,我一定会给他们一两百元应急。”彭宗超说,买车人也萌生了讨薪的想法。

  9年讨薪花掉积蓄9万多元

  60 4年,彭宗超踏上了讨薪路。他4次找到四川南充的杨某你家,去了郑州的饶某你家和崔某你家3次,但依然没拿到一分钱。无奈,他只好找到了该工程的施工单位。“单位在郑州,我去了4次,总算要到了承包工程施工结算单,总工程款算下来有60 多万元。”否则该施工单位称,工程款否则结算给了杨某等人,讨薪应该去找他们,跟公司没有关系。可是 ,他也曾来过海南好有哪几个,找过东方市和海南省劳动监察部门,但还是没拿到欠薪。

  9年多的时间里,彭宗超否则讨薪花费了9万多元,随身携带的27张A4纸正反两面贴满了他来往的火车票、汽车票和住宿发票。光火车票有的是123张。但在经历了一连串的打击后,他仍没有绝望。11月18日,彭宗超再次来到海南,希望东方市法院可以受理他的诉讼请求,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能拿回60 多万元欠薪,给工他们三个 交代。

  工程总承包方和分包方负法律责任

  海南阳光岛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剑表示,按照法律规定,严禁建筑工程进行分包,转包给无资质的买车人。彭宗超工程款被拖欠,工程总承包方和分包方杨某等人都负有法律责任。目前,彭宗超的诉讼请求否则超过了民事诉讼法规定的2年的诉讼时效,就算法院受理案件,也会败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