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分分快3遗漏是真实吗】江门母女患精神病同住一屋 女儿死三月母不知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昨日下午,杜阮镇上巷村。抬出尸体的巷子里仍然有股强烈的腥臭味。

  患有精神疾病的母女俩住在一幢旧屋里相依为命,女儿死在一群人 家床上5个月,母亲守在一群人 家根本他不知道。直到前日下午,一位村民在附过摘菜时,闻到异味后向村委会报告才发现出事了。昨日,南都记者实地走访还原了这起悲剧。母亲已被送医院救治,警方也证实女儿死因无可疑。

  警方破门入

  母亲呆坐屋内,女儿成干尸

  昨日15时左右,南都记者来到江门市蓬江区杜阮镇上巷村。这起悲剧事件不可能 传遍全村,村民黄先生带领记者找到了事故现场,趋于稳定该村1巷紧邻后山的一幢旧式砖瓦屋。

  在距离现场三四十米远的巷口,记者就闻到令人作呕的异味。走到砖瓦屋附过,异味越发浓烈。房屋大门紧闭,门口、屋外排水沟里有几双警方勘查现场后遗留的乳胶手套。

  “这里都在旧屋,绝大帕累托图没有 住,必须一两间租给了外地人。”黄先生说,10月21日下午,一名村妇来这附过摘菜,闻到异味后,联想到住在屋内的一对母女不可能 很长时间没有 出门,觉得奇怪,后会立即向上巷村村委会反映。“村委会干部来了,敲门无人应答,后会报了警。杜阮派出所民警和消防都来了,打开门后,发现女儿不可能 死了,母亲还活着。

  上巷村村委会主任黄均豪证实上述说法。“昨天下午4点半,我接到村民电话,说怀疑死了人。”黄均豪说,这对母女,母亲叫李×蓬,60 多岁,女儿叫张×英,大概33岁,她们都在上巷村人,大概在1993年两人就来到上巷村,帮嫁到村里的家姐看房子。后会她家姐移居香港,留下她们母女另老要住在这里。

  “我打电话给她家姐,说怀疑屋里死了人,要破坏门进去,得到同意后,一群人 才报警。后会消防破门,一群人 和警察进到屋里,看一遍李×蓬坐在另一个凳子上,瘦得不成人样,一动不动。她女儿躺在也不我屋的床上,不可能 是干尸了。”黄均豪说,他特地到家庭厨房看一遍,干干净净,看没哟有生火掌厨的痕迹。当晚,法医解剖尸体,另老要忙到21时许。

  “法医说是自然死亡。我问死了多久,是我不好大概5个月了。”黄均豪说,征得李×蓬家姐同意后,村委会和派出所将李×蓬送入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治疗。

  蓬江公安分局证实,经法医检验,张×英死因无可疑。

  两人均患病

  女儿曾裸跑,母亲拿刀砍人

  记者在上巷村村委会采访时,村主任黄均豪等村干部、村民讲述了李×蓬母女的情况报告。

  “她们大概是1993年来到上巷村的,李×蓬是鹤山市共和镇平汉村委会的人,上面另另一个哥哥和姐姐。其姐姐嫁到上巷村,李×蓬嫁到佛山市高明区杨梅镇,后会与丈夫离婚,就来到上巷村,帮家姐看这幢旧房子。”黄均豪等村干部说,李×蓬的家姐后会移居香港,并按时给李×蓬生活费,但母女俩精神有大什么的问题,很少和村民交流。

  “她们母女另一个都在精神病。”黄先生说,这对母女来到村里定居时,女儿还是小孩儿,但村民很快发现两人精神异常,早期,女儿另老要脱光衣服跑出来转悠,母亲另老要去附过的菜市场捡菜叶拿回家煮着吃,后会病情越发严重。

  “她们毕竟都在一群人 村的,精神也不我正常,其他,没有 人理她们。不可能 一群人关心她们,不可能 她家姐不去香港,不可能 无需没有 惨。”村民黄先生说,早些年,村民反映李×蓬精神异常后,村委会联系其家姐,将其送至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。当时医生检查说是自闭症,没有 暴力倾向,又送回来了,后会病情越发严重。

  上巷村村干部说,大概2012年至2013年,李×蓬我觉得有拿刀追砍人、拿开水泼人的情况报告,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。在与李×蓬的家姐协商后,将李×蓬送入医院治疗了哪十几个 月后,又回到村里。村主任黄均豪说,那一次,李×蓬的哥哥也从鹤山市共和镇老家赶过来看望妹妹,家姐也从香港回来过。

  母亲被送治

  情绪不稳定,不配合治疗

  昨日下午,记者联系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精神三科,一位医生表示,李×蓬入院后,不可能 开展治疗,但其情绪不稳定,不配合治疗。

  昨日下午,接到村委会电话后,李×蓬的家姐已从香港回到村里善后。上巷村村主任黄均豪说,村里与李的家姐商量后,决定今天一起去去殡仪馆处理遗体,村里还建议,李×蓬病情严重最好长期安置在医院治疗,由专人照顾。

  “听李×蓬家姐说,李×蓬的户口还在佛山市高明区杨梅镇,但身份证、户口本等都没有 了,20多年没回过杨梅镇,担心被销户了。”黄均豪说。

  记者联系蓬江、鹤山公安部门,请求查询李×蓬的户口情况报告,截至发稿时止,尚未查到与李情况报告相符的人口登记信息。

  “按照李×蓬现在情况报告,不可能 她家姐负担有困难,一群人 会联系其户口所在地民政部门,帮忙申请救助。”黄均豪说。

  杜阮镇社会事务办区主任表示,李×蓬的治疗费用应由其家姐负责,不可能 负担有困难,需要求助政府,到时再商量处理方式。